登陆  |  免费注册    本站共有注册会员 213265
中文版 | English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官方微博
什么是中美竞争的核心议题?
分享到QQ空间
日期:2015-7-27
上一条:中国汽车销售进入“慢车道”            下一条:互联网改写中国金融版图

什么是中美竞争的核心议题?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教授在《中美关系事关“两个秩序”》一文中写道:“决定未来中美关系方向的主要因素是两国内部的政治经济发展,而非在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争夺或世界‘老大老二’之间的权力转移。” 这当然是正确的——美中两国政府都需要面对更加重要的挑战,无暇争霸。
        首先,华盛顿仍旧拒绝接受“虽然美国并未衰落,但它的国际影响力已经不如从前”这样的思想。但是,美国不可能恢复当年的影响力,因为中国和其他许多国家如今已经拥有了足够的经济实力和政治自信。尽管这些国家还无力直接挑战美国的优势地位,但足以抵御美国的谋划和主张。美国官员们必须接受并适应这种现实,否则华盛顿近年来在外交政策方面代价高昂的即兴发挥仍将继续,而美国自己将深受其害。
        对中国来说,面临着国内经济改革带来空前复杂的挑战,国有部门必须将大量财富转移到普通民众手中,才能实现经济发展模式向更加可持续的消费推动模式转型。所以,北京最大的挑战并非来自美国的政治压力或是军事实力,而是那些将在改革过程中受损的既得利益阶层,而如果改革失败,公众的不满也将成为大问题。
        但是,王缉思教授所提到的“美国为反制中国,不惜破坏中国的国内政治稳定”的担忧,在我看来并没有现实的基础,而是一种没有根据的猜疑。任何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美国政府有办法破坏中国的稳定。即便美国真有这种能力,也没人会愚蠢到认为破坏中国的稳定是一个好主意。中国正稳步迈向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宝座,而当前美中关系核心上是“在经济上必然一毁俱毁”的状态,可以保证不会有人去试图进行这种大规模的意识形态破坏活动。
        美国官员还将继续推广美国价值观。他们将提倡民主,谴责侵犯人权的行为。但中国领导人一定理解,对于中国社会稳定最大的潜在威胁,不是来自华盛顿的政治压力,而是领导层改善中国百姓的生活的努力遭遇失败。
王缉思教授提到:“近年来,中国官方和主流媒体话语中经常可见揭露谴责美国破坏中国国内秩序的内容,比如谴责美国企图在中国煽动’颜色革命’,支持 ‘台独’、’疆独’、 ‘藏独’,破坏香港稳定等。” 但是,中国政府内部不可能没人注意到,美国曾多次警告台湾当局不要采取针对大陆的挑衅性手段。而美国除了言论攻势外,也很难想象会采取任何实际措施“解放”西藏或新疆。美国对香港的抗议活动仅有不温不火的表态,北京为什么又会担心美国会在香港支持“颜色革命”呢?
        华盛顿对中国的关注甚至还未到达应有的程度。美国的外交决策者仍将持续辩论如何遏制伊斯兰国(ISIS)、如何处理变化中的美国-伊朗关系、如何将普京推出乌克兰、低调促成希腊及其债主达成可持续的纾困方案、以及推动美国建立新的贸易关系框架。但是,以美国日益受限的影响力,除了最后一条以外其他的几项目标恐怕都难以达成。
        王缉思教授还指出:“只有美国尊重并从主观上不挑战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权,才能说服中国尊重并不挑战美国的世界领先地位和美国倡导的国际秩序。” 但是,中国在东亚地区之外并不具备投放大规模军事力量的能力,而且未来多年也不会具备这种能力。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对美国的领先地位并不构成威胁。
        另一方面,北京为什么要接受美国在全球的经济领先地位呢?北京已经意识到在可预见的将来,并没有挑战美国军事霸权的能力,所以将继续在经济上为自己争取发展空间,通过削弱西方主导的国际借贷机构来推行自己的投资战略。这是明智的做法。
        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将确保北京向连接亚欧的传统贸易通道区域投下巨资,发展基础设施,并增强自己与沿路40多个国家的金融和贸易关系。更广地看,中国目前在全球各个地区都有投资,以确保大宗商品的长期稳定供应来支持中国经济增长,并且为输出自己的产品和过剩重工业生产力开发新的市场。在这个过程中,它将结交愿意接受中国的规则和标准的新朋友。
        这一策略已经扩展到金融领域。中国计划促进人民币成为全球储备货币。这将增强北京对国际商品定价的影响力,降低它的借贷成本,并进一步促进全球对人民币的需求。为了达成这一目标,北京正在开发中国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让全球投资者的跨境人民币交易变得更加便捷。
         除此以外,北京创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也对美国主导的国际借贷机构——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构成了直接威胁。包括美国关键盟友在内的数十个国家愿意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提升了北京为成为国际第一贷款人所需的信用力。只有这一策略才是美中竞争的核心内容,而不是两国在南中国海的虚张声势,或是美国一意孤行所谓“颠覆中国”的努力。
        对两国政府来说,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应对日益激烈的互相竞争,包括在网络空间的竞争。北京已经展示了自己具备攻击美国敏感目标的能力,并且不吝将其付诸实施。可以认定,华盛顿也有类似的能力和计划。另一方面,两国领导人和军队之间的交流比以往更加成熟,更加深入。这很重要。两国之间也有很多共同利益:双方都需要稳定的国际体系以进行投资;双方都需要对方的经济持续增长。
        终极的问题是,华盛顿和北京怎样才能有效管理双方对全球影响力日益激烈的竞争?美国是会从中国的崛起中寻找机会,还是试图遏制中国?如果发生后一种情况,中国是否会变得更加咄咄逼人?在两国政府内部的政策辩论中,哪些派别将会获胜?
        在未来若干年,这些才是最重要的问题,无论是对美国、中国,还是整个国际秩序来说,都是如此。
 
上一条:中国汽车销售进入“慢车道”             下一条:互联网改写中国金融版图
产品咨询
400-850-2113
周一至周日 9:00-22:00
微信公众号
优德88手机版app网
苏 州 世 企 文 化 传 播 有 限 公 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4012394号-10